您的位置:首页> 国际
李子旸:相信国际法院?太幼稚!谈中国要接受国际疫情调查吗?

  • 最新
  • 精选
  • 区块链
  • 汽车
  • 创意科技
  • 媒体达人
  • 电影音乐
  • 娱乐休闲
  • 生活旅行
  • 学习工具
  • 历史读书
  • 金融理财
  • 美食菜谱

李子旸:相信国际法院?太幼稚!谈中国要接受国际疫情调查吗?

铅笔经济研究社 铅笔经济研究社 2020-05-25

本文共计3900字,建议阅读时间15分钟。

  

  

不出所料,新冠疫情果然被政治化。在世卫大会上,西方国家为首,要求对疫情进行“独立调查”。虽然没有明言,但矛头直指中国。

 

同样不出所料的是,国内一些人,看来很有“负罪”心理,主张中国积极接受这些“独立调查”,认为这才是正确的态度。




图片来源:新浪微博


对这些人呐,怎么说呢,只能说一句:too simple, sometimes naive.他们对国际政治、国际关系,可说一无所知。今天我就花点儿时间,给他们讲讲那些基础的道理。



首先,对新冠肺炎的起源和病毒进行调查,我们中国当然支持。实际上,这方面的调查和研究,中国是最积极最主动,也是做得最多的。我们也一直和国际卫生组织等机构保持着密切联系和合作。但我们中国始终强调,任何调查都必须是科学的,而不是政治性的。

 

科学调查,意味着结果是开放性的,不能迎合任何政治目的。调查出来的,可能是任何结果,也可能是长期调查不出结果。实际上,此前的很多传染病,包括非典,至今都没找到明确的起源。科学研究不是猜灯谜,没有已经写好的谜底等着人们去翻开。

 

而政治性调查,基本就是有罪推定,是带着预先设置好的结论去找证据。我们中国当然绝不接受这种“独立调查”。有人会说,人家还没开始调查,你怎么就知道调查是政治性的呢?

 

大家都不是小孩儿,何必装傻呢?此前很多西方国家已经气势汹汹地要对中国问责和索赔——不要以为发飙和撒泼没有代价。在没有进行任何调查,没有任何证据以前,他们就已经要求问责和索赔了。这样的国家提出什么“独立调查”,我们当然有理由不相信。要不,你们还是开着炮舰来吧。这么勉强装作客观中立讲道理的样子,也挺累的。

 

不相信这种所谓“独立调查”的另一个理由是,此前有过类似的“独立调查”吗?这次是不是给中国“量身定做”的限量发行版啊?

 

2009年,H1N1流感在美国大面积爆发,蔓延到214个国家和地区,导致近20万人死亡。那次美国允许国际调查团到美国进行“独立调查”吗?

 

去年,非洲猪瘟爆发,中国养猪业和国内消费市场蒙受巨大损失。非洲猪瘟到底从哪里起源,起源国应该赔偿中国多少钱?这事有人去“独立调查”吗?

 

2008年,美国爆发金融危机,全世界上万亿美元的财富灰飞烟灭,不知道有多少人破产败家。华尔街会接受各国组成调查团去“独立调查”吗?美联储在此期间的会议记录,能公开透明吗?美国“房利美”“房地美”滥发次贷,相关的决策和账目接受“独立调查”吗?

 

这些还只是就事论事的道理。下面,讲点更深的。我努力写得浅显一些,希望他们能听得懂,那就是大国对国际仲裁的态度。


  

国际仲裁、国际法院等等,是美国一战时期的威尔逊总统提出来的主意。这种想法源自美国国内的现实。19世纪以来,美国孤悬海外,远离欧洲的种种纷争,国际政治环境相对简单。

 

不仅国际政治环境简单,南北战争以后,美国国内的政治环境也相对简单,没有你死我活的对立势力。这样一来,人们的冲突和纠纷,基本上都可以通过司法程序来解决。

 

这当然是一种特殊现象,是国内国外环境相对简单的结果。实际上,即使是美国,南北战争那样的事情,也不可能通过司法来解决,还是要通过残酷的战争和流血来分出胜负。只有在这些大问题都解决了以后,大家才可能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那些中问题、小问题。

 

但是,自身的这种社会现实给美国人造成一种错觉,那就是中立的法官和法庭可以解决所有纠纷,包括国际纠纷和冲突。而且,当时美国的外交官员,往往都是律师出身。他们把法律思维带到了国际政治和外交领域。这种想法,往好里说是理想主义,实际上就是天真幼稚。

 

虽然天真幼稚,可人家美国块头儿大啊。第一次世界大战,欧洲列强拼个精疲力竭,美国人兵强马壮武器充足,一出手就成了话事人。他们说的话,就算天真幼稚不靠谱,大家也只好耐心倾听,并做点头赞许状,其实心里想的是,你说够了没有?说够了赶紧掏钱吧。

 

威尔逊总统到了欧洲参加和谈,就提出一大堆国际政治司法化的主张,也就是所谓“国际关系法治化”。欧洲那些老牌帝国主义者听了非常不耐烦,心想,这 TMD 哪来的土包子加大傻冒。法国总理克雷孟梭就抱怨说:娘希匹的,那个威尔逊,说话和耶稣基督一样,真受不了……

 

平心而论,在美国总统里面,威尔逊算是出色的一位。美国总统分成两系:理想系和现实系。老罗斯福、里根,这是现实系的。威尔逊、卡特,这是理想系的。理想系的总统,往往现实执政不成功,但提出的理念多年后还在发扬光大,影响深远。

 

威尔逊提出的种种理念,深深影响了美国后来的政治走向,但在当时,威尔逊在国际关系上的主张,基本都落空了,很尴尬,他老人家也命不久长郁郁而终。美国大力倡导的国际联盟,最后美国却没加入,简直让人哭笑不得。

 

不仅不加入国联,1922年按照美国人“国际关系司法化”成立的国际法院,美国人犹豫再三,也没加入。

 

二战后,在联合国的框架里,又有了海牙国际法院,美国还是没有加入。不仅美国没有加入,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,还有我们中国,都没有加入。国际上承认国际法院管辖权的,只有66个国家。基本上都是小国。

 

美国人不加入国联、不加入国际法院,不承认他们的管辖权,和中国俄国不加入,理由都是一样的,那就是,大国只听自己的。

 

大国只听自己的,大家不要认为这是耍霸权,玩豪横。这里面有更深的道理。


  

美国和别国签订条约时,有一条根深蒂固的原则,那就是尽量避免自动条款。所谓自动条款,比如:甲国和乙国签订条约,只要乙国受到武力攻击,甲国就自动参战支援B国。

 

类似条款在“老欧洲”的国际关系体系中很常见。实际上可以说,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因此打起来的。由于种种自动条款,本来是两国之间的冲突,迅速扩展为两个联盟多国之间的冲突,最终大打出手血流成河。

 

对于大国来说,自动条款的问题在于,大国实际上被小国支配了。因为有自动条款,是否参战,以谁为敌,在这些重大事情上,大国实际上失去了自主权,跟着小国走了。这是美国不能接受的。

 

有人可能会说,不对啊,北约不就是这种自动条款吗?如果俄国进攻欧洲,美国不就是自动参战吗?

 

是的,北约属于集体安全体系,成员国有战时互相支援的义务。但这种体系,和“老欧洲”的那些联盟、协约相比,有本性的不同。那就是:美国严格掌控着北约的领导权。在北约里,美国和其他成员国的地位是不平等的。北约的事情,一定是美国,而不是别国说了算。

 

同样的理由决定了,美国不可能加入国际法院,也不可能接受国际法院的管辖和判决。实际上,2019年,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对国际法院的表态是这样的:

 

“我代表总统传递明确信息。美国将采取一切必要手段,保护我们的公民和我们的盟友,免受这个非法法院的不公正起诉。我们不会与国际刑事法院合作。我们不会向国际刑事法院提供任何帮助。我们会让国际刑事法院自行消亡。国际刑事法院对我们而言,不复存在。”

 

中国对国际法院的态度,其实差不多。菲律宾提出的南海仲裁案,中国政府明确表示,那个仲裁结果就是一张废纸。有什么想法,菲律宾来和中国双边谈判,拉其他人来帮忙,自取其辱,屁用没有。

 

在这一点上,大国的态度其实是一致的:我们的事情,我们自己说了算。别人管不着。你们别自讨没趣给脸不要脸啊。

 

这种态度对不对呢?有没有道理呢?

 

这种态度是对的,是有道理的。

 

美国人当初提出的“国际关系司法化”,如果能成立的话,就不会有第二次世界大战了。法国被德国占领,英国被德国轰炸,美国被日本偷袭珍珠港,证据充分法理俱在,上国际法院打官司索赔就好了。

 

用司法来解决纠纷,在国内能成立,原因是国家这个最高权力机构能强力执行判决。但在国际上,并无这个强力机构。你打赢了官司,谁去执行呢?

 

说到底,国际关系中,国家只能靠自己。小国还可以投靠大国。大国投靠谁呢?只能靠自己。所以,国际关系司法化的前提,就不存在。



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角度,那就是国家责任问题。

 

大国都是人口众多,领土广阔。谁能为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的人口负责?国际法院吗?他们的判决如果是错误的,如果是有偏有向的,如果是被敌对国家操纵的,如果对我们国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危害?国际法院那几个老头子老太太能负责吗?

 

他们显然不能。

 

既然不能负责,那就不能给他们相应的管辖权力。大国的管理权,必须交给能为那一大片土地那一大群人负责的组织手里,那就是大国的政府。

 

这是“大国的事情必须自己说了算”的根本原因。

 

明白了这个道理,再来看所谓“独立调查”问题。

 


在目前疫情调查已经高度政治化的情况下,作为对中国人民权益承担最终责任的组织,中国政府必须完全掌控任何此类调查的主导权和控制权。任何调查都必须在中国政府允许的条件下展开。只有这样,才能确保调查不损害中国人民的正当权益。

 

中国政府可能允许调查,也可能不允许,可能附加各种条件,可能提出各种要求,总之,我们必须主导整个调查。所谓的“独立调查”是不可接受的。大国的事情,必须自己说了算。说到底,在今天的世界里,能为中国这片土地和人民承担最终责任的,只有中国政府。

 

所谓不受中国政府管理和约束的“独立调查”,就是想要攫夺对中国这个大国的控制权,同时却不承担相应的责任和后果。鉴于他们不是无私的天使,他们也没有真正管理世界的能力,我们当然不能把事关国家、人民重大权益的事项交给他们去处理。我们没那么天真。

 

那些天真的人,宁愿相信外国人自称的客观公正,也不愿意相信承担最终责任、无可卸责的本国政府。他们显然缺乏对现实世界的感知能力。他们以为国际关系有类似国内的司法环境,以为可以在有敌意的对立国家那里找到公正的裁决,以为一个大国可以把命运寄托在别人的善意和良知上。

 

我个人觉得,他们比较愚蠢。

 


李子暘为铅笔经济研究社主编,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。以下二维码是作者的个人公众号,欢迎大家关注。



关注铅笔经济研究社公众号,并回复以下数字,或点击以下链接,查看精彩铅笔社文章。

回复“201”,国家存亡的意义(令人惊奇的大格局精彩长文)

回复“202”,伊斯兰问题还是阿拉伯问题(寻找现代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根源)

回复“208”,重新理解市场(打破人们对市场长久以来的认识,一篇读了后对世界的看法都会改变的长文)

回复“209”,个人主义与共同体(对个人主义的理性分析,重新理解爱国主义的意义

回复“210”,人生的意义——能改变你人生的一篇文章(对于苦苦寻找人生意义的人的一剂清醒药)

读者如果觉得有收获,请猛击以下二维码打赏,小编等你们好久了。

    前往看一看

   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

    在“设置”-“通用”-“发现页管理”打开“看一看”入口

    我知道了

    已发送

    发送到看一看

    发送中

    微信扫一扫
    使用小程序

    取消 允许

    取消 允许

    微信版本过低

   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,请升级至最新版本。

   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

    确定删除回复吗?

    取消 删除

      知道了

     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

     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      如若侵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

     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

      觉得不错,分享给更多人看到

      铅笔经济研究社 热门文章:

      伊斯兰问题,还是阿拉伯问题?    阅读/点赞 : 25416/134

      瑞士再次拒绝了福利主义    阅读/点赞 : 14903/86

      福利制度下的穷人(未删节版)    阅读/点赞 : 12666/82

      为何不要抵制日货    阅读/点赞 : 12564/126

      有雾霾的城市就有希望    阅读/点赞 : 11576/116

      为什么中国社会治安好(原创首发)    阅读/点赞 : 7285/80

      国家存亡的原因(完整版)    阅读/点赞 : 6503/84

      日本为何走向没落    阅读/点赞 : 6305/83

      血汗工厂不血汗    阅读/点赞 : 5649/103

      这个世界有光明也有黑暗——如何看待山东女生徐玉玉被骗伤心离世    阅读/点赞 : 4369/78

      铅笔经济研究社 微信二维码

      铅笔经济研究社 微信二维码

      铅笔经济研究社 最新文章

      李子旸:相信国际法院?太幼稚!谈中国要接受国际疫情调查吗?  2020-05-25

      新马分家(番外):能者无所不能的吴庆瑞  2020-05-22

      巴菲特到底是怎么赚钱的  2020-05-21

      李子旸:中国人为什么歧视商业?——从“广土巨族”视角看中国与西方(三)  2020-05-20

      李子旸:对自给自足的错误偏见——从“广土巨族”视角看中国与西方(二)  2020-05-19

      李子旸:从“广土巨族”视角看中国与西方(一)  2020-05-18

      平等为什么更难  2020-05-15

      掀开新马分家的历史迷雾(六):精明的吴庆瑞  2020-05-14

      掀开新马分家的历史迷雾(五):两个华裔党的斗争  2020-05-13

      尼采到底是个干啥的?  2020-05-12

     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 (function(){ var src = (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== "http:") ? "http://js.passport.qihucdn.com/11.0.1.js?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"; document.write(''); })();

      上一篇: 继续羁押缺法律依据 巴西前总统特梅尔暂获释

      下一篇: 新能源汽车需要一个开放的时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