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> SEO
德国老人寻故东莞②|寻故东莞老人疑似东莞普济医院德籍老院长后人

故事未完,今天续上。

昨天,东莞日报健康莞家公众号发布了一篇推文:两位德国老人70多年前老照片,勾起东莞这家医院的集体回忆……(点击可查看)

该推文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,他们在感动、感叹之余,也非常想知道,这两位德国老人,当年在东莞普济医院医院(东莞市人民医院的前身)是干什么的?他们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?

今天,记者和东莞市人民医院医生张若愚,一起翻资料查证。

当翻到《建院130周年纪念画册》第十四页,张若愚突然停住了,因为他看到了东莞普济医院曾任院长何惠民的照片:

仔细一看,这不就是这次寻找东莞记忆的主角、那位德国老人Otto Hueck吗?!

大家也来对比一下:

(德国驻广州总领事馆提供的老照片,圈内为德国人Otto Hueck)

由于照片非常清晰,从发型,到五官,张若愚医生凭肉眼基本上确定,他就是何惠民。

继续翻找,很多史料也可以佐证这个判断。

第一,根据东莞市人民医院院志,德国人何惠民1921年3月来华,负责东莞普济医院医务和院务,并分别于1921-1924年、1926-1949年,担任院长,并于1951年回德国。

而根据德国驻广州总领事馆提供的资料,德国人Otto Hueck是1921-1951年期间,管理东莞普济医院。

不仅时间上完全吻合,而且大家注意,用的是“管理”两个字。

第二,根据院志,1936年,何惠民院长开始招办护士训练班,此为规模化培养护理人员的开端。

而根据总领事馆描述,老人在日记中最想知道的就是“了解医院及当年受训的护士现在怎么样了”

第三,在院志上,我们找到了和德国人Otto Hueck的后人向总领事馆提供的一模一样的照片。

根据院志,上面这张照片拍的是:普济医院护士班的学生与教师合影。从照片上不难看出,第一排左数第四位,就是当时的院长何惠民。

第四,我们还找到了一张老照片:1950年,东莞普济高级护士助产士职业学校第八届(最后一届)助产科毕业集体照。

这张照片上,何惠民院长也坐在正中间的位置,肉眼辨认,他是德国人Otto Hueck。

东莞市人民医院还保存了一张普济医院建院50周年(1935年)的照片,何惠民也出现在了照片正中间位置。他和Otto Hueck后人提供的照片是同一年代的,长相、发型也一模一样。

张若愚认为,虽然没做高科技的人脸识别,但根据以上史料和人眼辨别,基本上确定德国人Otto Hueck,就是曾任东莞普济医院院长26年的何惠民!

如果身份基本确定了

那么这位德国人Otto Hueck

在东莞30年的轨迹

也就有章可循了!

请听本编细细道来。

在没有官方定论前,我们还是暂且称他为何惠民吧。院志记载,他1921年3月来华,负责普济医院医务和院务。

1926年,东莞普济医院引进了德国人林欺迩等三名女护士,为医院护理工作做出显著成绩。当时莞邑开始有公路,省、港、石龙、太平、东江一带的患者都来就医。

到了1936年,何惠民院长开始招办护士训练班,规模化培养护士。

当时,在社会各界资助下,医院装配了电灯二百盏,为晚上或阴雨天气做手术带来便利,还安装了自来水。德籍医护人员的工资是由德国礼贤会支付的。

(旧时的东莞普济医院)

1938年,日军侵华期间,普济医院利用德国教会的背景,向侵莞日军交涉,医院才得以照常开业。期间庇护了不少中国人,特别是妇女。医院还成立了东莞难民救济委员会,收容所设在医院里,住房不够,就在院内搭建了3个搭帐篷。

1944年,东莞普济医院秘密救治东江纵队伤员,陆续有40多位得到救治。1946年,还划出10张病床免费收容军人及赤贫民众。

1951年,何惠民回了德国。

他在中国的故事也就到此为止。

(德国医生正给护士们上课,没看错的话,他就是何惠民院长)

至于Otto Hueck本人,张若愚医生也托德国的朋友找到了他的资料,他出生于1888年,去世于1985年。

想必在离开中国后,他一定非常挂念这家管理了26年的医院,他一直留着那些老照片,并把挂念点点滴滴写进了日记:

“医院在城外的河边,到医院必须先穿过北门,然后坐渡船过运河……那里有一所妇女和儿童使用的房子,和一所给男人用的大房子,里面有手术室、药房,和一个小教堂……”

(旧时普济医院员工宿舍楼)

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,他的后人带着老人的遗愿,将这些老照片、老日记整理,托德国驻广州总领馆寻找那家医院,找寻那些人,想了解它,想了解“当年培训的护士们现在都怎样了”。

是啊,她们在哪里啊,我们也想知道。

这几天,我们和张若愚医生一起,找寻老照片上的那些人。

由于年岁已久,距离照片拍摄已经过去了七八十年,大多数早已不在人世,在世的至少也有九十多岁。

我们首先找到了照片里的胡惠英,她是张若愚医生姑婆的闺蜜,她今年94岁。先来看一段视频:

中间坐在沙发上的老人就是胡惠英,右边白发苍苍说话的老人叫陈建平,当年也在普济医院受训练。

(右边圆圈里的人,是当时的胡惠英)

据陈建平讲,当时培训护理和助产士两个专业,如果都读完,帽子上就带两条带子,她只有一条带子,胡惠英有两条。

我们还找到了当时的护士刘役群,她今年93岁,1941-1944年在普济医院学护理,后来还当过护士,现在人在香港。

(刘役群老人)

我们没见到她,但拿到了一篇她的口述记录的文章。

她回忆,何惠民是院长,也是医生,他教护士们解剖学,讲肌肉、骨头,当时还有个中国医生区瑞芝(也在照片里,上一篇推文中提到过)。

她说,何惠民当时很出名,膀胱结石都能治,很多人找他。

而她接生过33个婴儿,有几个是臀先露和脚先露,非常危险,有时脐带被压迫,婴儿窒息,她会抓住婴儿一条腿,一直拍,有时要拍很久,多数可以救回来。

刘役群说,她有时会跟着何惠民出诊,她觉得好害怕,怕遇到拿枪的士兵,“不过看见那些伤兵,觉得很可怜,睡在地上,何惠民医生派人拿药给他们。很深的印象,很难忘……”

是啊,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发生在1921-1951年东莞普济医院的那些人,那些故事,差点湮没在了斑驳的岁月里。

当我们重新把它提起,心头沉甸甸地。

这个故事,依然未完待续。

上一篇: 宁德市晒出2016年27件为民办实事项目“成绩单” 这些民生福利你享受到了吗?

下一篇: 【今日要闻】国内汽车产业新闻速览